慕依

是苦逼初中党,一个星期回来一次。
欢迎勾搭

我文章字写太多,是不是字太多反鹅没人看?


【第五人格乙女】守林人

我想着的班恩的性格是这样的


一开始应该也只是个活跃的少年,因为经历过一些事情而改变性格,不爱生气。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好人。


本文是班恩x你


给老实人一点人气吧!


【我写了俩天啊QAQ求小红心小蓝手砸我的脸】


——————


传说在一个草木茂盛的森林里,住着一个守林人。但却在一天的时间里,森林变得阴森幽暗,凡是进去了的人,大部分都无一生还。


而那些活着的人


都疯了









几年前


女孩闯进了这片幽静的森林,森林里草木茂盛,带着一丝微凉。


树叶落在女孩的头顶,但她并没有察觉。


入秋了...


女孩踩到的干树枝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咔——


她被她自己踩到的树枝吓到了,她慌张的看向四处,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女孩开始慌张起来,她想走出这个森林,但森林好像无边无际一样,不断的延长。


“有...有人吗?”你知道这可能是无用功,但你还是想尝试一下。


你停留在了原处,四周并没有任何声响。


是啊,树叶落下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


你继续前进着,脚步声依旧是自己一人的。


不知已经走了多久,双脚感觉到了麻木。你便靠在了一旁的大树旁。


时间飞逝,阳光透过树影照射在离你不远处的地面上。你的睫毛微颤,紧盯着眼前的这片景象。


随之而来的是疲惫,眼皮已经招架不住....


咔——


不知是哪里发出的声响令你高度警惕,刚才的疲惫随之散去。


声响不断的向你靠近。


你上去就是一巴掌!


“唔啊!!”


虽然你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好像已经命中了目标。


毕竟是闭着眼睛打的。


一声沉闷的声音传入了你的耳朵,你睁开眼。


俊俏的少年此时正躺在地上,脸上是一个巴掌印。


他捂住了脸并发出了【撕——】的声音


“那个...你没事吧?”你扶起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带着歉意。


“撕——没事,谢谢你关心,话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个少年揉了揉自己的脸,并没有生气。


“那个...我迷路了...你认路吗?”


“不认识...但我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可以让你住我家,到时候一起找出路。”


啊???】这是你的心声


“额,谢谢。”


留一个陌生人住宿,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了点,但看起来对方很老实,应该不用担心。


然后,就跟在了这个男孩的身后...


“我叫班恩是这里的守林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xx”


“嗯,xx。跟紧了。”


殊不知,这一跟就跟了几年啊...


——————


“班恩!!!不是叫你帮个忙吗?!人去哪里了啊?!”不远处传来你的怒吼。


“抱歉,抱歉,忙着陪着黑鼻子,忘记这事了。”眼前的少年已经长开,已经不像以前的青涩模样。变成了一个男人。


“诶...算了。”你摇了摇头。黑鼻子,是你们之前在森林里面捡到的一只鹿,因为他有着黑色颜色的鼻子就给他取名为黑鼻子。


“话说,一起去森林里逛一会吧?采点小果子吃也行啊。”你扯了扯班恩的衣服。


“你随便采果子就不怕食物中毒吗?”


...


你给了班恩一个拳头


但打在他身上他没有感觉...


那我还打个屁!!


——————


来到了树林


你如愿以偿的摘了许多的小果果,正打算拉扯着班恩回去的时候却被远处一声呼喊声吸引了,你的听力一向不差,想必班恩这个家伙应该也听到了。


二人一同向声源处前去。


————


这个可怜的男孩的脚被捕兽夹紧紧的夹住,血从伤口处流出,男孩已经晕了过去。


“班恩...”


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有等你说什么,他已经将捕兽夹掰开,抱起了这个男孩。


“走吧...”


“嗯...”


——————


他班恩将他放在了床上,你翻找着家里能用的着的药物。


班恩对药物一窍不通,所以平时都是你为他上的药。在最后的时候,你总会亲一下他的脸颊,并且说


“不疼!痛痛飞走了!”


你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你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总会脸红,但好像挺有效的。


“嗯...不疼了。”


诶诶!?我想哪里去了?上药上药。


你仔细的处理着男孩的伤口,再用绷带帮他包扎。


【完事!干净利落!就等他醒了。】


——————


男孩醒来后已经是下午,你清理好了小果果,走向房屋。


“啊,你醒了?”你将小果果放在了桌子上,并向男孩走来。


“是你救了我吗?”男孩问到。


“不算吧..只不过上药是我帮你上的。将你从捕兽夹里面救出来的是班恩哦,你可要好好感谢他。”


“好...”


班恩来了之后,这个男孩却一言不发,并且将头别了过去。


???


“醒了?我看你现在腿脚也不方便,要不在我家多住几天,到时候再将你送回去?”


“...嗯”


“停停停,你们认识吗?什么是到时把他送回去?班恩你解释一下。”


但这俩男的都不说话


“不是,你们俩个搞的我好尴尬哦。”


——————


这个男孩叫亨利,平时特别喜欢粘着你,但从来不会粘着班恩。


他喜欢问你这些问你那些,每天就像有好的问不完的问题一样。


有一天,他问了你一个这样的问题


“xx姐姐,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吗?”


这样的问题你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但仔细想想,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个熟悉的人。


——————


“像班恩哥哥一样的吧..”


——————


“是吗?”亨利的眼神淡了下来,但你只顾着想班恩与你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


“亨利,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你回过神来,问他。


“不,没什么只是好奇罢了。”


之后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


与亨利离别的那一天,你给了他一些小果果。让他带着吃。对方也就笑笑,而班恩则在一旁看着。


“你都把果子给了亨利,那我吃什么?”班恩说。


“你就不怕食物中毒吗?”


“....那你是想毒死亨利?”


“....打不过打不过,我不打。”


——————


今天就像往常一样,班恩和你一同靠在黑鼻子的身上。不得不说,黑鼻子的皮毛很软。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糟了,是偷猎者。”


班恩一下子坐了起来


“xx,你先回屋里待着,我去看看。”


你的心里很不安,就好像有坏事要发生一样。


“班恩,求求你,别去,肯定有坏事。”


但对方已经跑远


黑鼻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在房间里坐不住出发去寻找他们去了。


...


班恩的舌头被残忍的割掉,流出了鲜血。


鲜血流淌到了地上,而延伸到一旁。


一旁是黑鼻子的尸体。


————


你看见了眼前的一幕,惊的捂住了口鼻。


犯罪者就是亨利,一旁有两个陌生的男人,正按着班恩。


手上的小刀即将挥下


你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挡在了班恩面前。


班恩的眼里满是惊愕,恐惧。还有愤怒。


背后之人惊叫出了声。


亨利没有想到他伤到了你,愣在了原处。


“班....恩...不疼了...”你亲了一口他的额头,宛如蜻蜓点水一般。


“痛痛..会飞走的...”你手附上他的脸,擦拭掉他滑落下的眼泪。


用尽全力


你对他笑了笑,便永远的沉睡了。


——————


“为什么啊?”犯罪者发话了。


“明明我也很喜欢她啊...为什么她喜欢的是你呢?守林人。”


班恩抱着你一言不发。


“为什么他喜欢你这种人啊?”


犯罪者自顾自的说话。


“算了,只是个女人...”


犯罪者将你从班恩怀里扯了出来


“但她还是我的东西,就算是尸体也一样。”


犯罪者将你放在了地上,班恩则一直盯着你的尸体看。


亨利将黑鼻子的头割下,戴在了班恩的头上。


“噗,多合适啊。”


——————


班恩他成魔了


偷猎者无一生还。


——————



“诶诶,xx。你听说了吗?进森林的猎人又疯了一个。”


“诶?有这回事?”你趴在公会的桌上,听别的猎人碎碎念。


你只是一个在公会里打杂的,因为对小动物下不去手,所以变成了打杂的。


“是啊,最近老是有猎人进去偷猎。”


“嗯...”


“xx!”门外的声音传来


“你再不拿到一个猎人改拿的像样的东西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啧,又是那个烦人精。


“行行行,我等会去找。”


——————


带上猎枪


启程


“老娘今个就要去那个臭名远扬的森林里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有没有觉得,xx她疯了?”


“嗯嗯。”


一向听力很好的你漂了他们几眼


“我听的见。”


他们抖了三抖。


——————


然后果不其然的


你又迷路了


为什么我要加个又?


你看见了不远处的鹿角,不知为什么那么熟悉。


你跟了过去。


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跑得为什么那么快,就好像想要追上一个很重要的人一样。


你跑的实在太快,风在你耳边呼啸。


你一不小心的撞到了他的身上。


这个奇怪的东西倒是没有动,你反道被撞开老远。


“啊~疼疼疼疼。”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被你撞到的东西转过身来


“黑鼻子...”你大脑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


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东西,有着鹿头却有人的身躯。


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再退远几步,掏出猎枪,指着他,并警告他。


“你你你,别过来啊。”你握住抢的手微微颤抖,心里慌的不行。


我为什么要跟过来啊...


这位鹿头先生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慢慢向你靠近。你则是随着他的步伐后退。


“别..别过来啊,我..我开枪了。”


你继续后退


然后被某个东西绊了一跤


“唔啊!”


疼痛感没有袭来,但你感觉被什么东西勾了过去,猎枪早已经落在了一旁。


睁开眼,发现现在正在这位鹿头先生的怀里。


他将你抗在了肩上


“诶诶诶!放我下来啊!你这个混蛋!!”


——————


【想让我再一次放开你?不会了,永远。】




                                                 ————END


最近文笔越来越差了啊....


喜欢我文章的人数不多了啊...


现在的我


与以前相比较起来,记忆力越来越差。想不出什么好的文章了。


别嫌弃我


一开始写文章的意义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对乙女向的爱好。


但时间过去了几个月后,这种情感就好像变淡了一样。


想不出好的文章了...我感觉我对不起你们


写了二十多篇文章,感觉有些支撑不住了。


一个星期一篇,至少我还可以做的到。


第一次收到喜欢的我文章的人的时候,我激动了半天。


但现在好像没有那么开心了,就像麻木了一样。


最近有些抑郁。


以前经常出现在我评论区的小伙伴不见了,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


我知道没有人设我为特别关心


所以这篇文章也不会有人看得到。


在想要不要退一会


等有灵感的时候再回来


怎么样?


【第五人格乙女】你可曾还记着?

自己喜欢的角色自己代入

错字可能有,语法问题可能也有,表打我,自行翻译

——————

你还记得那个曾经跟随过你的女孩吗?

那个常常跟随着你的

相貌平平的女孩子

——————

我和你曾是同学,也是因为这样一种关系,我们的关系拉近了。

与你相遇我很高兴

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并没有爱恋之情。可是直到高中,我对你的感情才慢慢的开始变质,先是羡慕,再是爱慕。

我喜欢在楼梯口看操场上的你,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尽收眼底。我很庆幸,你并没有发现我。

但是人总是贪婪的啊...我并不满足现在的状况,想要更多。

但接近现在的你非常困难,你是学校的光彩,喜欢你的人也有很多。

而我...只是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子。

我敢肯定,喜欢你的人之中一定会有比我要好太多的人,但我还是喜欢看你。

高中时我与你是同一个社团,这使我惊喜了半天,我以朋友的身份接近你,与你一同行走。

我们的关系,升级为了闺蜜,一直停留在了这里。我不敢跨越这条黄线,怕触碰了这条线之后,会迎来更惨烈的代价....

我依旧陪伴着你,一起笑,一起哭。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你成了我的希望。

平常人将我们当成情侣,我们习惯了。我总是第一个回拒那些人的人,而你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

我担心你会因为这样子的关系而烦恼,我担心你会因此与我绝交。

但你没有

你总是笑着带着我去溜达

这可能是我当时最幸福的时光了吧?

我们一起约定好考相同的大学,也成功的考上了,你也在。

一见面,一同相佣。

....

我原本以为会一直这样....

但我错了啊...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敢相信这是你说出来的话

你有喜欢的人了

我的眼中闪过去几丝情绪

感觉心里是堵塞的

眼看着这条红线渐渐变淡,我却无法阻止。

红线断了

“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

已经追求到了吗?

顿时,我的脸色苍白,嘴唇发抖。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xx。是你男朋友的....闺蜜....”

我也只能说这些了....我没什么可以说的了。

感觉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想要冲出眼眶一般。

“xx,你是不是不舒服?需不需要回寝室休息一下?”

你的女朋友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是我比不上的...

“失陪了...”

我用余光嫖了眼你,你看起来像是在责怪我一般。但更多的是疑惑,是担心。

我的背影在你的眼中是如此的狼狈....

————

往后的时间里,我在躲着你...

我清楚你的作息

你会去干什么我都知道

就这样躲到了毕业

但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

“我要结婚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我的心完全的碎了,捡不起来了。

一张喜帖

就放在桌子上

喜帖就像一面墙,将我隔离在你与别人的家门外,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

大喜的日子到了

你像往常一样与我叙旧,我也就笑笑。笑容如此苦涩。强颜欢笑,真的好吗?

你与别人喝酒,灌醉了不少的人

当然,你也醉了

我想到了你以前的样子,你喝的烂醉如泥的样子。

但这次搀扶着你的人...却不是我...

我看着你们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眼睛中

越走越远

我吃了一颗喜糖

它却是苦的...

——————

我尝试自杀

走在车辆很多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一辆大货车

碰——————

疼痛传遍了全身

——————

药水的味道使人厌烦

绷带缠身,脸上戴着的是帮助呼吸的机器。

我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天

你没有来

我用尽力气

摘掉了帮助呼吸的机器

....



.....




你可曾还记得那个相貌平平的女孩?








请你记住









她爱你

....

官爸...谢谢

但我没有钱

【第五人格乙女】不明

这个本来是点梗的,然后越写越智障...凑合凑合看吧。

【即使你不认识我,但我还是认识你啊。别逃了,逃不出去的。】

刺耳的鸣笛声在你的耳边响起,你还未看清车中之人的身影就被硬生生的撞开老远。

视线渐渐模糊,车上之人慢悠悠的下来,就像刚才开车撞人的不是他一样。

不顾鲜血有没有染红他的礼服,直接将你抱起。

伤口的疼痛已经变得麻木,痛觉神经就像麻痹了一样。

将你抱起的人在你的耳边低语,你只隐隐约约的听到几个字

【小姐...只能...........配......别.....逃】

....最后你的还是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你醒来后已经是数月后,这次的车祸给你的身体打击非常的打,脑子也昏昏沉沉的,忘记了一些事。

你揉了揉发涨的脑袋,仔细的想,那天开车撞你的人是谁。但记忆中想起的却是一张模糊的脸。

你依稀记着,那一天出去好像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想了很久还是想不起来,大脑因为长时间的思考,开始了反抗,简单的来说就是头疼。

你过了一会也就放弃了思考,干脆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通过你之前的判断你组织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首先,这里不是我的家,我家没有药水味 。

第二,这里也不是什么娱乐场所,娱乐场所可没有那么安静。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你也听到了声音,将注意力放在了门外。开门声响起,进来的是一位穿戴整齐的护士,挂在她胸前的牌子上写着3个大字。

【实习生】

“哇啊啊啊啊啊啊!医生!”这个实习生小姐姐看到你睁开眼眸看着她时,整个人都惊叫出声来。门也不关的就往外边跑。

因为这位护士小姐姐的嗓门非常大,所以她跑远了你也知道她在说什么。

“那个沉睡4个月的小姐醒了!”

呵,实习生。不知道医院是不可以大声喧哗的吗?

啊,对,这里是医院。

没过一会,那个实习生小姐姐就带着一名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过来了。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了吧

之后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立刻拿起电话,娴熟的拨打了某个号码。

“喂,是杰克先生吗?....没错....你现在过来?.....好的。”

然后挂了电话

杰克?

这名字有点耳熟。不知为何,内心有些不安,有些惧怕。但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是,我才刚醒就要见一个我怕的人了???

话说医生你也不确认我的情况吗??

什么垃圾医院?

躺了也算久的你,打算起身靠着床头边,活动筋骨之类的。

可奈何因为过长时间不运动,四肢已经变得非常僵硬。稍微活动了一下,你仿佛能听到骨头咔咔的声音。

护士和医生都离开了病房只留你一人在病房咔咔活动。

四肢得到活动后你也心想着差不多了。就扶着床边的栏杆尝试着走路。

可刚碰地面才没一会,你便上气不接下气。急促的呼吸着空气。

你感觉眼前越来越黑,身体不断的往前倾斜,你尽量不让自己倒下来,但还是抵挡不住身体的素质,接触到了冰凉的地面。

随着房间里面发出声响,门也随之打开了。

这个陌生的男人二话不说的就向你走来

后跟略高的皮鞋发出声响

哒哒哒的声响离你越来越近

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抱回床上去了,并且盖好了被子。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

你张开了眼

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有些尴尬。

丢脸...

“那个...请问你是?”你礼貌性的开口问好,换来的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其中包括了担忧。

这个陌生的男人马上凑近你开口就把你说懵逼了。

“小姐,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杰克啊,前几个月我们才定的婚。”

???这个叫杰克的是我的未婚夫??

“啊...不记得。想必你也知道我出车祸了吧。所以我的一部分记忆是消失了的,明白吗?所以你请给我适应一下你这个未婚夫行吗?”

“好,都听小姐的。”杰克后退了几步。

....

——————

“小姐最近恢复的怎么样?”

经过了几个星期的住院,除了躺床,次饭,躺床,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觉得还行...只不过好无聊啊。”经过几个星期的住院,你感觉你都要躺出病来了,平时下床非常的少。主要就是因为杰克一直盯着,不好意思。

【好吧!这都是理由!就是因为懒!】

“嗯...也是。如果小姐再不出院的话,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应该就要找过来了。”杰克他思考了片刻,对你说。

“嗯?杰克你说什么?”听到出院你还挺开心的,只不过后半句话你觉得有些奇怪。

“啊,没什么我可爱的小姐。”他的嘴角上扬,又露出了那标致性的笑容。

为什么要加又,因为杰克,他今天已经对你笑过很多次很多次了。

“小姐,明天我们就去办出院手续吧。”

“嗯。”

————————

今天,也就是你在医院的最后一天,你起身与你的病床拜拜。与你病房的物品拜拜。

“再见,我睡过好久的床。”

一阵阵敲门声传入了你的耳朵,声音非常的急促。

如果是杰克要进来,也只会轻轻的慢慢的敲几下。但是,门对面的人看起来非常的急躁啊。

很庆幸的是,门是锁住的。

你通过防盗门的小窗口看了看。【为什么我的病房装了防盗门?不知道。杰克说他不放心我。】

门外的人喘着气,好像很急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好熟悉啊。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刺激你的大脑。

是一种怀念,是难受。

门外的人喊了起来,他的手放在了门的小窗上,他好像知道你在看一样。一直盯着小窗看。

“xx。”

这个声音是无比的熟悉。

“我找到你了。”

找到你了...

记忆中的身影渐渐清醒,与门前的人完全符合。

“请接受我的求婚,xx。我喜欢你。”

泪水已经滑下你的脸庞,止不住的流。

你打开了门,紧紧的抱着眼前的男孩。

“奈布萨贝达,我真正的的未婚夫。”

——————

你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但又因为接下来的事,变得气愤起来。

“什么!是杰克开车撞的我。”

“嗯...杰克这个人,喜欢你到一种病态的程度了,哪怕用尽手段也要把你搞到手。”

奈布冷静的分析着,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

“事不宜迟,xx。我们需要快点走,要不然杰克他就过来了。我估计,他什么都干的出来”

他牵起你的手,翻窗。

“奈布你疯了!!这里是2楼啊啊啊啊啊啊。”

“嘘,杰克他刚才就在门外。”

嗯??门外???我怎么没发觉??

“诶???我为什么不知道?”

在你说话的时候,奈布已经牵着你的手跳到了一楼。

“啧,你忘了吗?预警心跳啊。”奈布带着你跑着,时不时往后方望去。“你不是参加过游戏吗?怎么连这都忘了?虽然游戏已经结束很多年了,但设置的一部分规则还在我们身上啊。”

“也就是说...”你话还没有说完,一击雾刃就从你的旁边飘过。

心情复杂

后方则是杰克毁灭天地的笑声

haihaihaihaihaihai

????

————————

然后杰克没有追到,奈布胜利。

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液~

写完了~








【个屁】

【第五人格乙女】现在?【从前,拒绝后续反虐】

外链好难,还不能确定能不能用

好的,是小伙伴们期待的反虐

【点我看上一篇文章】

go?

————

经历过长时间的锻炼,你瘦了下来,朋友越来越多,追求者也越来越多,简单的来说就是变漂亮了。面对之前拒绝你的他,你内心有些犹豫。

杰克

“美丽的小姐?”

熟悉的声音使你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你又爱又恨的那张脸。

“请问有什么事?”你的内心掀起一阵波澜,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可否赏我一个脸请你吃饭呢?”

一旁是凑热闹的人,他们估计都是来看戏的。

【呵,正好。】

“杰克先生,是否不认得我了?”你微笑的对着他说。

“小姐在说什么话呢?”

杰克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玫瑰,放在了你的手中。

“在当时我可是你连看都不想再看一眼的人啊。”

你将他给你的玫瑰丢在地上,并且重重的踩了几脚。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这正是你想要得到的结果。

“抱歉,恕我无礼,我也不想看你一眼,吃饭就免了吧?”

杰克先生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但是回应他的却只是你的背影。

裘克

“嘿!前面那个蠢女人!”

声音从远处传来,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谁。

那个把你情书丢进湖里的男人,现在居然开着火箭头来找你。

你转过身,回应他的是一个冷漠的眼神。

但这个人好像没有看见似的,直匆匆向你冲过来。

“我不蠢,请不要这样称呼我。”你看着他,满脸嫌弃.

“要不要去操场上兜兜风?”这个向你冲过来的男人问。

“不,谢谢你的好意。”你的语言一向对他冷漠。

“最后那句话还给你,不 想 死 就 给 我 滚 远 点,裘克学长。”

约瑟夫

“咔擦”

相机拍照的声音传入了你的耳朵。

你看了看你的左侧。

呵,学校里会随身携带相机的也只有他了吧?

“真是一张完美的照片”拍完照的他,向你走过来。

你等着他的进一步动作

“小姐能否再让我拍几张呢?”面前的人笑着对你说。

就是因为这个笑容...我以前喜欢上了他,但现在这张嘴脸真让我恶心。

“不,谢谢。”你转身就要走,当你感觉有人拉扯住你外套的衣服之后愣了愣,转过身就立刻将这个人的手拍掉,顺便再将外套重重的丢在了地上。

“啧,还想多穿个几天的来着。可惜被你碰过了,脏了,不能要了。”

卡尔

面对这个戴口罩的小学弟,也就是之前拒绝你的卡尔。

你也就笑笑,他之前也没有对你说过什么过于伤人的话,所以你也不想太伤他什么。

“抱歉啊,小学弟,我还是觉得学习更加重要一些,你说是吧?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人,也许我们可以做朋友。”

他愣了一会

点了点头

【可以说这个是互相友好了】

克利切

“克利切喜欢你!”

你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这段路上你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他是怎么跟在你后面的?

“额,克利切?”你没有回头,只是回应了一声

“嗯!克利切在你后面!”

你又被吓了一跳

“行,为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不喜欢你,你去喜欢你的艾玛小姐吧。”

“你在拒绝克利切?”他的声音离你越来越近,你不得不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往前走了几步。

“是,我认为艾玛小姐与你更般配。”

“你...”

“你什么你?”你转过身,对上了他那双眼睛。那双不同颜色的眼睛。

“克利切喜欢你...”他的表情瞬间委屈了下来,对上你的眼神之后就感觉缩小了一倍一样。

“抱歉,我拒绝。我也只喜欢我的男朋友。【自行待入】”

                                                               ——TBC?

性感小弹簧在线卡

最后一张是我一个医生溜屠夫他们机子一个都没有修,最后自己修了俩机,跳了地窖。

【第五人格乙女】你对我很重要,但我却没再见过你

我不知道哈斯塔的对不对,可能ooc。毕竟是第一次用吾这类称呼

看不懂可以来评论区找我

————

奈布

曾经,战火使我失去了对人的感情。

同伴们的死亡已经使我习惯。

本以为感情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复存在。

但是你使我重新拾会那些感情,我也不得不喜欢上了你。

但是当我重新为你回头之时,你已不在原处。

哈斯塔

吾与汝的相遇是在海岸,吾对汝一见钟情。

如果神明不可爱恋,那吾就放弃吾神之位,与汝在一起。

吾在汝的手上留下了吾的印记,待一个月之后,吾便乘着海浪来迎接汝。

但是一个月之后,汝却化为灰烬离吾远去了。

约瑟夫

如果相机和你掉进了海里,那我一定会救你,不要问为什么。

【相机进了水不就坏了吗?我为什么要救一个坏了的?】

在你生命的最后几天,我想为你拍几张照片,因为我知道,在这之后,我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你走了,悄声无息的走了。

你离开后的几天,我也病了。

看着从嘴里吐出来的花瓣我还有些兴奋呢

我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你了吗?

杰克

玫瑰花和美丽的小姐很相配不是吗?

这是我对自己说的。

我像为你种起99朵玫瑰,好让你能够看到这个我为你准备的惊喜。

玫瑰花的花季已经来临,我敲了敲你的房门,但是门却是打开的。

我想你不会这样做,但发现里面没有人之后我就慌了。

整个庄园找遍了,除了花园。

我忐忑的打开花园的门口。

眼前的景象使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已经倒在了玫瑰花中,已经没有了气息。

身上是刀痕,内脏被残忍的挖出。

手法像极了我的以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竭尽全力去保护你。

但是,我,却是亲手杀了你的人

卡尔(入殓师)

我本以为一个人生活也会很好

但你的出现,使我不再那么认为了

我记着你曾经问过我

可否在你死之后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当然可以”我答应道

但我没想到会那么快...

“姓名:xxx。女。目测是凶击案。脖子被残忍的划开一道大口子,卡尔,交给你了。”

这是某个人跟我说的话

谁我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你的遗容

手上的刷子停在了半空中

颤抖着

“抱歉...我还是不能”

艾米丽

医者仁心,这是每名医生都知道的词。

但我可不那么认为

我救那些命不久矣的人只为让他们更好的体验绝望的感觉。

但我遇见你之后我就不那么认为了,在我眼里你是多么的坚强,治疗次数非常的少。

我喜欢跟着你,等待你受伤的那一刻。

——

你“受伤”了,但我却无能为力。

我只能看着痛苦在你的身上蔓延

我知道延续你的寿命也只能增加你的痛苦

可我不想看你死

可还是来晚了吗?

我手中的药物洒落在地

不受控制的

你的心跳已经停止了起伏,我听见的也只有机器刺耳的声音

“你一定在跟我玩对吧?”

无人回应

艾玛

你就像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我喜欢你,我的第一个顾客。

我们一起照顾花店可好?

你答应了,我很开心。比往常都要开心。

为了留个纪念

我为我们种了几束花

向日葵,我觉得很适合你

你就像我的阳光,这样子说不过分吧?

花店像往常一样热闹

但是你却不在了

向日葵开花了

我放在你的墓前了哦

希望你会开心

啊!神明啊!请让我再懒散个几天!我承认我不会写长篇小说!小伙伴们都点梗我也想不出来!我!


【先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先成为窗外的自由落体就好了(划掉)】


那个点梗我想不出来...我可以再拖个一俩个星期吗??【求不要打脸】


长篇小说不适合我,我这个人比较懒,所以按照以后打算,我还是老老实实写短片吧。【我先把之前的长篇删了...】


最近在教室里打草稿的时候草稿被同学抢了个去,然后...


他还读了出来...


“什么吾什么汝的??这些什么玩意啊?”


我感觉我的脸都没有了


之后就把写好的稿子撕成了碎碎丢进了垃圾桶。


【好气哦,捡回来之后拼不起来了...】


所以下一篇文章是靠记忆力码出来的,质量差一些不要嫌弃。


最后再说一下


我恨我沙 雕同学